choir-cartoon.jpg

詩班的現況

曾浩斌

最近從不同的渠道聽到有一些教會的詩班,他們的水準不斷提升並且有更多的新人加入。有一些教會的詩班卻已經不再存在。另外有些教會的詩班,他們的存在也是岌岌可危。因為沒有新的詩班員加入,而現有的詩班員開始年紀大了,所以人數也成為問題。有些詩班,因為詩班員的優先次序轉換了,出席詩班或者崇拜的決定,有時在於是否有平賣機票、郵輪特價、幫手湊孫子的需要……。

各位讀者,你們教會的詩班是怎樣的呢?究竟你們的教會還有沒有詩班呢?

從探討詩班的問題,往往我們要追溯到教會聖樂和崇拜事工。因為教會音樂的存在,並不是在於一個音樂活動。教會聖樂的存在是和教會的崇拜事工僅僅掛鉤。而談論到教會聖樂和崇拜事工,就不能不談及神學和聖經。有些朋友,可能會覺得有沒有這個需要呢?崇拜和教會音樂,只要沒有出錯就已經完成任務了。例如,只需要在崇拜開始之前唱「主在聖殿中」,講道之前帶領會眾唱三首聖詩,在講道之後唱一首回應詩,在聚會結束之前唱「三一頌」那便完成任務了。神學?!

如果崇拜和聖樂沒有和教會的神學結合,那麼所唱的歌只不過是一個音樂藝術。如果用音樂藝術的尺度來衡量大部份教會的音樂事工,相信只有很少數能夠勝任。因為大部份教會的音樂水平都不高。華人教會雖然有學習學習音樂的傳統,大部份下一代都會將學習音樂當作一個業餘興趣。但是一到了中學或者以上,通常都會用功課繁忙來推搪並且不再彈奏音樂。亦有些個案,下一代根本上不喜歡音樂,家長可能會討價還價,只需要他們彈到十級或者演奏級就可以停止。這些觀念,也對今日北美華人教會聖樂和崇拜事工的發展造成嚴重的影響。因為對音樂和聲樂的不重視,或者覺得是一種比較的工具,所以往往我們忽略了培養對音樂的興趣或者對藝術的興趣,覺得這些都是奢侈的。最實際的就是努力讀書,成為律師、教師、工程師、醫生、教授等等。

對於今日很多北美華人教會,中文部缺少司琴事奉的情況十分嚴重。久而久之,大部份教會都沒有了詩班。這個的情景,是否是我們應該見到的呢?是否我們願意見到的呢?你的願景和現實有相差多遠呢?

當然,筆者並不認為在教會崇拜與聖樂只能夠用詩班、管風琴,而讚美小組和樂隊等等是不應該有的。筆者認為好的音樂並不在乎用哪種方式去表達,在教會中我們藉著音樂去敬拜神和領人到神的面前,這是我們對聖樂必須有的看法。不過,稱職的讚美小組是十分難見到的。如果多幾個人拿起咪高峰站在前面唱詩歌的效果﹐和一個人站起來領詩差別不大的話,那麼筆者大膽的問一句,有沒有需要多幾個人一起領詩呢?籠統地說,大部份所謂的讚美小組都缺乏對音樂的認識和追求,更加對崇拜的神學和歷史觀缺乏認識,所以他們事奉的結果往往都不太理想。

詩班的事奉,是一個長時間並且高度委身的一個崗位。現代人的優先次序改變,更加影響到現時教會各種事奉崗位的效果。讀者可以想想,在今天的華人教會有哪一些部門,他們的事奉是以年五年、十年和十五年以上來計算的呢?抑或不同弟兄姊妹的參與,只不過是一、兩個星期或者一、兩個月。崇拜和聖樂的事工是需要有心、有熱情,亦因為聖樂是一個藝術,所以更加需要在技巧上有磨練。而在技巧上有磨練就必須要付上一定的時間集中培訓才能夠有效果。隨著教會對信徒的要求下降,對信徒不提委身的要求,那麼教會培養出一群怎樣的信徒呢?我們講門徒訓練、領袖訓練,但是我們除了在一些領導學的技巧上增長知識之外,有沒有培養出一群能夠實際在事奉上放上自己的精力和時間的工人呢?

如果你教會仍然有詩班:

你們需要努力,不斷在心智和技巧上長進並受操練﹐努力的去尋找並培養新的詩班員,而更加需要去努力培養下一代的詩班指揮。一個指揮的訓練是需要五年、十年。他們不單止在技巧上需要有進步,更要在靈性和品格上有操練。一個好的詩班員是一個合群而且希望和人合作的信徒。

有一些人,他們受過一些比較好的音樂訓練,但只是有獨唱的機會他們才參加,不願意長期的在詩班中事奉,這是一個十分可惜的現象。他們不長期參加詩班,可能是時間上不能夠配合,也有可能是覺得自己不屑參加水準低的合唱。如果時間上不能夠配合,當然可惜。但是如果是後者的話,可能需要檢討自己對上帝委身的心志﹐並且去檢討自己對崇拜和聖樂的認識。如果你有好的音樂教育,為什麼不用以往神給你的機會去幫助其他水準比較低的詩班員呢?偉大的音樂家往往都是慷慨的。他們都願意將自己所認識的去和各人分享,並且積極的參與教導的工作。

如果你教會的詩班正面臨可能倒閉的情況:

你們需要振作,仔細思想問題的出處,並且積極的尋找新的詩班員來參加。領導的可以探討有否需要從四部的合唱轉為一部的合唱。堅持四部合唱不但吃力﹐並且是一個無理論的堅持。因為一部的合唱也可以是十分榮神益人的。

如果你教會的詩班已經倒閉:

很可惜,一個很重要的資源已經在你教會不存在了。可能是時間去檢討倒閉的原因。或者檢討這些原因會否成為你們教會一般信徒的寫照。另外,你們可以積極想,有沒有機會從一些小的計劃開始去召集一班能夠委身的信徒去重組詩班呢?

如果重新組織詩班的機會不大,你們可以考慮將你們的詩班袍和樂譜庫轉送給另外一些有詩班的教會。這個慷慨的舉動能夠使其他教會受益,豈不是一件美事呢?你們不需要對死物有無謂的情意結,這些都是神國度的資源。如果你們已經不能夠再用這些資源,何不令其他教會的詩班受益呢?

結語

教會的詩班和音樂事工往往是教會的一個縮影。今日你的教會是怎樣的一個現象呢?

【完】

曾浩斌。(詩班的現況)。《真理報》。卷28,307期(2019年4月):頁4。

©作者保留本文版權,不經書面同意請勿轉載。

Image source: https://westmountchurch.org/wp-content/uploads/choir-cartoon.jpg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