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三一頌》來敬拜主

用《三一頌》來敬拜主

曾浩斌 Herbert Tsang

 

「讚美真神萬福之根,
地上生靈當讚主恩,
天上萬軍頌讚主名,
讚美聖父,聖子,聖靈!阿們。」
(《三一頌》生命聖詩536首)

每星期在很多不同的教會崇拜當中,都會可能會唱這一首的大家都熟悉的三一頌(Doxology)。不過,不同的教會有時會在不同的時候唱這首三一頌。筆者親身見過的有:在會眾唱詩的時候、在收奉獻之後、或者在崇拜完結和祝福之前…等等。雖然可能每星期都會用這一首的大家都熟悉的詩歌,不過可能大家對於它的運用和歷史未必熟悉。

《三一頌》的種類和歷史背景

Doxology一字源於希臘文解釋作榮耀doxa 的字,(Doxology原由希臘文doxologia)通常是一些讚美和榮耀的字句,並且有用三一上帝的格式。在這個格式裏面,很多時提到或者用「榮耀」(glory)或「讚美」開始。通常基督教熟悉的三一頌有兩種:小三一頌“lesser doxology”和大三一頌“greater doxology” 。

小三一頌又稱為《榮耀頌》(Gloria Patri),通常都會加插在朗讀詩篇或者頌歌(canticles)之後。現在,唱《榮耀頌》的教會比會唱《三一頌》的更少。通常只會在一般著重傳統禮儀不留的教會,例如中華基督教會、聖公會等才會見到。天主教稱為《聖三光榮經》,與《天主經》、《聖母經》並為常用祈禱經文之一。 根據聖公會《公禱書》版本,「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始初如此,現今如此,以後亦如此,永無窮盡,阿們。」《榮耀頌》有很長的使,在教父克利門Clement of Alexandria第二世紀的著作已經有提及。

大三一頌又稱為《榮歸主頌》或者《榮耀全歸至高真神》(Gloria be to God on High)並且早在第四世紀的下半部已經出現。到了第五世紀的文獻顯示,特別在拜占庭禮儀(Byzantine rite)中使用。從第六世紀開始在羅馬天主教的彌撒開始已經出現,直到十一世紀我們現在用的格式才穩定下來。另外,從路德宗的禮儀(Lutheran liturgy),《榮歸主頌》通常會在幾個地方出現:進堂禮之後和宣召祈禱之前、作為唱贊美詩與禱告的籌備。

對於我們熟悉的《三一頌》歌詞取材自詩篇148篇和馬太福音28章十九節。歌中對三一神,特別提及聖父,聖子,聖靈,付上崇敬和讚美。三一頌的詞由甘多馬主教(Thomas Ken, 1637-1711)所作,並且在1709年出版。

早在1674年甘多馬主教出版了“A Manual of Prayers for the Use of the Scholars of Winchester College” 【給溫徹斯特大學的學者使用的祈禱手冊】。其中甘主教特別提到讀者應該時常都要唱頌日晨頌(Morning hymn)和晚禱頌(Evening hymn)。另外在1695年的版本,以上三一頌歌詞都成為了以下三首詩歌的詩句最後一節(“Awake, My Soul, and with the Sun,” “All Praise to Thee, My God, This Night,” and “My God, I Now from Sleep Awake” )。在1709年的版本,甘主教將“Praise him above y’ Angelick Host”一個句子更改為 “Praise him above, ye heavenly host,”這樣就成了 我們熟悉的第三句“天上萬軍頌讚主名” 。[1]

我們現在熟悉的《三一頌》配上甘多馬主教的詞,就是Louis Bourgeois(1510 – 1561)名稱為Old Hundredth的曲調。Old Hundredth原指「英文日內瓦詩篇集」(Genevan Psalter),的第100首。

結語

《三一頌》的如果用於總結崇拜的時候,能夠叫我們再一次重新調整我們專注於三一上帝的榮耀,並且認定祂的作為。在祝福之前,《三一頌》幫助我們仰望祂、並且等待祂的差遣。祝福時候,我們被提醒三一上帝的恩典繼續與我們眾人同在,會眾可以用信心領袖勇敢並且有平安的去事奉主。

一般來講,《三一頌》無論是那個格式,都是以讚美將榮耀歸給三一上帝為主要目的。所以根據歷史文獻,聖詩的背景和用途,唱《三一頌》的時候需要以感恩和讚美的聲音歌唱。默默的低下頭並且用弱小的聲音去唱,不單止和歌詞的內容並不適合,更加不能夠得到讚美和感恩的的。

熟悉一首聖詩的背景,不但只能夠加深我們對與作曲和作詞者的原意,更加能夠防止我們錯誤的運用聖詩。現代人最常犯的錯誤就是自我中心的意識極度膨脹,往往將二千多年基督教文化諸於腦後,認為個人現在這一刻的領受才是正確的。容許筆者大膽的挑戰,不要將自己看得太重。難道二千多年的基督教文化,從耶穌基督就到你呢?那些如雲的見證人在那裏呢?難道在他們身上我們沒有學習的機會呢?

聖詩是我們基督教屬靈的遺產,願我們都緊記「…我們既有如此眾多如雲的證人, 圍繞著我們,就該卸下各種累贅和糾纏人的罪過,以堅忍的心,跑那擺在我們面前的賽程, 雙目常注視著信德的創始者和完成者耶穌:衪為那擺在衪面前的歡樂,輕視了凌辱,忍受了十字架,而今坐在天主寶座的右邊。」希伯來書12:1-2

參考

Daniel Evan. The Prayer-Book. Its History, Language, and Contents, London: UK, Wells Gardner, Darton & Co., 1892.

【完】

 

©作者保留本文版權,不經書面同意請勿轉載。

 

[1] James D. Smith III, “Where Did We Get The Doxology?”, Golden Age of Hymns, Issue 31, 1991. Accessed April 19, 2011, http://www.ctlibrary.com/ch/1991/issue31/3118.html

曾浩斌。(用《三一頌》來敬拜主)。《真理報》。卷19,期5(2011年5月):頁15。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