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眾最重要的工作:崇拜唱詩

曾浩斌 如果有人問你,星期天早上崇拜會眾最重要的工作和活動是什麼,你的答案是什麼?奉獻?聽道?唱詩?在崇拜,每一個環節的關係是甚麼?環節與環節之間有沒有進程?有那一個環節是最重要的?如果又問,在所有音樂有關的環節之中,甚麼是在崇拜中最主要的音樂表達方式?你的答案是什麼? 如果你認為獨奏、獨唱或持有麥克風領唱的人是最重要的音樂表達方式,這是莫大的錯誤。筆者認為在星期日集體崇拜中最重要的音樂表達方式應該是會眾唱詩。會眾唱詩應該是每一教會在所有有關崇拜聚會花費最多資源及最昂貴的項目。 如果會眾沒有充分參與歌唱,而會眾只不過是成為一個旁觀者,那麼這個會眾沒有充分參與敬拜神。敬拜神要求我們成為一個充分的、有意識的和積極的(full, conscious, and active)參與者。「充分的」意思是沒有一個環節她們不能夠參與。「有意識的」意思是會眾的參與不是沒有思想的,更加不是在自動駕駛模式。「積極的」意思會眾不是被動一群人,他們參與是不斷的及有貢獻的。崇拜的設計師和領導人需要仔細的檢討他們的崇拜是否能夠使參與者能夠加入並且成為一個充分的、有意識的和積極的參與者。 當沒有人參與唱歌的時候,領導唱詩的人絕對不應該以為有人參與。這個說法似乎很奇怪,但是因為在大多數教會裡面都安裝了大聲揚聲器,有時我們的領導人聽不到會眾是否在唱歌。缺乏熱烈的會眾唱詩是一個警告,表明上帝和人不相連。會眾來到這個聚會有可能不能加入或不喜歡加入唱歌。如果會眾閉口不唱歌,這是一個不能忽視的標誌。 為甚麼崇拜唱詩最為重要?其實原因十分簡單:因為唱歌是人們從事崇拜的主要方式,而且這是我們信仰的表達。通過我們唱的詩,音樂和歌詞合併成為一個祭物獻給上帝。如果我們使用上等的音樂材料,配合優美和神學正確的歌詞,更加以有效的音樂領導去帶領,那麼會眾唱詩幫助我們會眾成為充分的、有意識的和積極的參敬拜與者。 在會眾唱詩的時候,理應人人都參與。但是當你進入不同的教會,一般你可以看見的參與率非常低。很少你會看到會眾們熱情地加入唱詩。為什麼呢?原因可能有很多個,但我認為有幾個是最常見的: 1. 陌生的歌:一些領詩喜歡用無盡的創新歌曲選擇,每個星期天,會眾不知道怎麼唱這新首歌。一年有52個星期日,每個星期天我們經常唱3首歌曲。我們在一年內唱了幾首不同的歌曲?我們多久重複一首歌呢?任何教會,需要一個穩定並的他們熟悉的歌曲選擇。沒有一個會眾可以持續不斷的唱創新作品。 2. 詩的質素:並不是所有的歌曲都是由一群人唱的。音域過寬?節奏太複雜?歌詞神學內容不正確?歌詞模稜兩可? 3. 缺乏良好的音樂領導:音樂是一門藝術。藝術是需要有長期的培訓,這樣你才可以獲得對技能的信心。藝術也需要美感的學習與陪養。你獲得一定水平的技能後,才可以開始學習如何領導。音準、和聲和諧、準確的節奏這些所有只是基本的開始,都不是最終的結果。可惜很多在教會侍奉的都完結於這裡,或者甚至沒有到達音符準確的點,節奏正確。 4. 音響太大:當揚聲器的音量太大時,人們往往會閉口不要唱歌。太大聲不是更好,因對你的耳朵是不好的,所以請調低音量。 會眾唱詩不僅使我們能夠表達我們的思想和情感,也是形成我們的信仰和神學的一種方法。我們的神學是由我們所讀的和我們背誦的形成。會眾唱詩可以是幫助我們形成我們神學的工具。音樂是攜帶上帝話語的載體,音樂可以幫助我們記憶和了解明白。所以誰人挑選會眾唱詩的詩,誰人便是教會神學的守門員,他並且有重大的責任。 崇拜策劃應充分提供會眾通過歌唱表達自己的機會。所有會眾都應該鼓勵參加會眾唱詩。我的意思是全部會眾,不僅僅是幾個參加會眾唱詩。教會的健康通常可以通過參與其會眾歌唱的程度來評估。…

宗教改革 500 年「堅固保障」聖詩頌唱節

曾浩斌 2017 年是記念宗教改革五百年的重要日子,在 1517 年 10 月 31 日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1483-1546)將他提出的《九十五條論綱》釘在威登堡(Wittenberg)的「城堡教堂」門上﹐由此引發了一連串的教會改革運動和教會的大分裂。馬丁路德原意是希望邀請人一起辯論,但是最終卻引發了史無前例的宗教改革運動。 這個不經意間發起的運動歷經五個世紀之後﹐已經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不僅在宗教信領域﹐而且也在政治、社會、經濟、文化等許多其他方面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及改革﹐促進和塑造了我們今天所生活的世界。但是,在這運動有不可否認的廣泛而且深遠影響之際,我們需要記住,其實它始於是建立在處理信仰和實踐具體的宗教問題上的。 當然,一個大的運動,不只是一個人的工作。比較出名的改革家有慈運理(1484-1531)和約翰加爾文(John Calvin,1509-1564)。這場改革的細節內容是複雜的,但是可以五個「唯獨」(solas)作為運動的一個概要的陳述總結一下。sola 意為 “唯獨”、”單獨” 或 “只有”。南亞路德會(South Asian Lutheran Evangelical…

稱職的詩班團員

稱職的詩班團員 曾浩斌 筆者有機會去和指揮不同大小的詩班與合唱團合作﹐從十多人的室內樂合唱團(chamber choir)到百人以上的大合唱團(mass choir),筆者都指揮過。無論大小,每一個合唱團都是一個不同的個體。甚至可以講,每一個合唱團都是一個小小的宇宙﹐他們有不同的文化、人物和性格。 最近筆者有機會去深入思考,怎樣才是一個好的詩班團員呢?究竟有什麼資格才是最好的呢?很多人以為只要聲音洪亮,有好的唱歌技巧就是一個好的詩班員。其實,這個準則是否正確?從指揮的角度來看,詩班團員最重要的特點是什麼? 詩班員是屬於「有牧者心的音樂人」(pastoral musician)。Constance Cherry 在 “The Music Architect: Blueprints for Engaging Worshippers in Song,”(Baker Academic:…

你的教會有沒有「司琴荒」?

你的教會有沒有「司琴荒」? 曾浩斌 教會司琴是指在教會內用他們彈奏鍵盤樂器的技巧去服務他們教會的音樂人,而常見的鍵盤樂器是鋼琴。在所有的樂器中,鍵盤是在教堂中找到的最常見的樂器。 各位讀者,你的教會有沒有「司琴荒」?筆者所指的「司琴荒」的意思是指在教會,司琴的人數是不足夠的。很多時候,可能只有一到兩個司琴參加星期天崇拜的服務。或者在團契聚會時間,沒有可用的司琴。一些華人教會可能有人可以彈鋼琴,但他們是英語堂的會眾(往往是第二代的兒女)。 根據我的觀察,許多華人教會都有「司琴荒」這個問題。不過,每一教會對付這問題的方式是不同的。以下是我看見過的一些方法: 掩耳盜鈴 不理會或忽視這個問題,並繼續使用相同的幾個人。這種方法將耗盡現有的司琴,他們最終會精疲力竭。或者,如果這些司琴生病或因為便宜的機票有假期計劃離開幾個星期,那麼音樂和崇拜部的負責人將有一個艱難的時間去尋找替代者。 用速成的方法 播放 CD 或 YouTube 的音樂視頻伴唱。畢竟這是下下之策,無奈之下的出路。這種方法完全忽視了會眾唱歌的神學原因﹐ 會眾唱歌成為待辦事項列表上的一個項目。試想想,如果有人提議每星期日的講道將會由錄影或 YouTube 的講道視頻代替,你們會有甚麼反應? 司琴要求簡單化 如果一些新的鋼琴新學生不能用雙手彈奏,請讓他們用一隻手彈奏﹐又或者只是要求他們只用和弦彈奏鍵盤。這種做法缺乏長遠發展的機會﹐並且只用和弦彈奏不能有效支持會眾唱歌。 邀請客席的司琴 因為有些教會十分反對非會友成員有事奉的職位,所以這違背了教會最近收緊其會友成員資格標準的趨勢。但筆者認為在缺乏司琴的時候,這是個短期補救的方法。…

用《三一頌》來敬拜主

用《三一頌》來敬拜主 曾浩斌 Herbert Tsang   「讚美真神萬福之根, 地上生靈當讚主恩, 天上萬軍頌讚主名, 讚美聖父,聖子,聖靈!阿們。」 (《三一頌》生命聖詩536首) 每星期在很多不同的教會崇拜當中,都會可能會唱這一首的大家都熟悉的三一頌(Doxology)。不過,不同的教會有時會在不同的時候唱這首三一頌。筆者親身見過的有:在會眾唱詩的時候、在收奉獻之後、或者在崇拜完結和祝福之前…等等。雖然可能每星期都會用這一首的大家都熟悉的詩歌,不過可能大家對於它的運用和歷史未必熟悉。 《三一頌》的種類和歷史背景 Doxology一字源於希臘文解釋作榮耀doxa 的字,(Doxology原由希臘文doxologia)通常是一些讚美和榮耀的字句,並且有用三一上帝的格式。在這個格式裏面,很多時提到或者用「榮耀」(glory)或「讚美」開始。通常基督教熟悉的三一頌有兩種:小三一頌“lesser doxology”和大三一頌“greater doxology” 。 小三一頌又稱為《榮耀頌》(Gloria Patri),通常都會加插在朗讀詩篇或者頌歌(canticles)之後。現在,唱《榮耀頌》的教會比會唱《三一頌》的更少。通常只會在一般著重傳統禮儀不留的教會,例如中華基督教會、聖公會等才會見到。天主教稱為《聖三光榮經》,與《天主經》、《聖母經》並為常用祈禱經文之一。 根據聖公會《公禱書》版本,「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始初如此,現今如此,以後亦如此,永無窮盡,阿們。」《榮耀頌》有很長的使,在教父克利門Clement…

中國合唱指揮泰斗:馬革順 Master Chinese Choral Conductor: Ma Gehun

中國合唱指揮泰斗:馬革順 曾浩斌 如果我們要談論中國的合唱音樂,我們必須提到馬革順教授。在2015年12月19日,馬教授於上海安息主懷,享年101歲。我是從馬教授的著作《合唱學》中知道他的名字的。其後在溫哥華有幸認識到他一位早期的學生,這位朋友更送給我一套馬教授教學範例的VCD為禮物。這錄影和《合唱學》一書令我大開眼界,因為他訓練的合唱團的質素是遠遠高於其他普遍的合唱團。 生平簡介 馬革順(1914–2015)是陝西乾縣人,父親是一位牧師,而他自己從小在教會詩班唱歌並且立志希望可以終身以音樂侍奉教會。中學畢業後入國立中央大學教育學院音樂系,於1937年畢業。抗戰勝利之後,於1947年先赴美國德州西南浸信會神學院(Southwest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 – School of Music)學習一年,之後赴威斯敏斯特合唱學院深造(Westminster Choir College)專攻合唱指揮。並於1949年獲美國德州西南浸信會音樂學院碩士學位。同年回國後因時局的變化,共產黨掌握了政權,基督教教會受到種種的限制。當時因為幾個傳教士相繼回國,他便任教於上海中華浸信會神學院並成為音樂系主任。 可惜,因為他在基督教家庭出身,並且也去個美國留學,有某些人認為他是美國特務。從此他便纏上了政治麻煩,受盡了折磨。中國三自會接收了教會之後,更打擊他在神學院的工作,後來,神學院便關門了。 當時上海音樂學院需要合唱的教學人才,於是馬革順便申請到上海教學。據說當時聘書一切都準備好了,不幸有三自的人來「追殺」,到上海教書的計劃立刻便泡湯了。幸好當時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成立了音樂系,他也立刻申請。雖然那人也來送上「黑材料」,但是因「華師大」急忙需要一個合唱老師,所以他們不敢雇用他為專任教授,只可以改聘為兼任教授。不過,事情並未有變得簡單。教會也因他的背景而不讓他參加合唱團的指揮。他生活時常受監視並不時要自我「檢討」。 雖然生活經歷這些無理的壓力和逼迫,他在這時候作了聖誕大合唱曲《受羔者》。《受羔者》在於1954年春天完成,之後經過抄寫和印刷便進行排練。後來經兩個多月排練後,上海聯合詩班於1954年12月19日首次公演《受羔者》。 這音樂演出是成功的,不幸的是他所受的壓抑和審查並沒有減少。之後也因為被黨員學生批判有「反動言論」而隔離審查三個月。在這段時間他並未有放棄,反而在沒有任何參考材料的時候,寫了「單聲部視唱教材」。隔離釋放之後,他把手稿傳遞到出版商出版。 1956年「華師大」取消音樂系,馬被調到上海音樂學院。正是在「上音」任職時,他察覺到中文和外文語音發聲不同,所以他便研究用中國語言語音去解決用中文合唱的特殊問題。 雖然在「上音」教學是他的理想工作,但是外間對他的批判並沒有停止。他的父親被捕入監獄,在1955年於探監的時候,他發現了在判決書有不實的地方,然後他為父親呈交申訴書。後來不僅沒有得到接受,反而自己被打成右派。最後被派遣下放農村。直到1959年,他才可以回去「上音」任教。…

Multilingual Joint Worship Service 多語言聯合崇拜

多語言聯合崇拜 曾浩斌 在現今加拿大的華人教會中,很少只採用一種語言,而不少則在每主日分別有粵語、國語、英語及兒童(英語)崇拜四堂聚會。這些在同一主日,同一屋簷下進行的主日聚會是完全獨立的,各聚會均有自己的語言、形式、流程和選取的主題、詩歌,和其他素材。 因 此為了展現整個教會的合一性,教會通常在每年的「大時大節」中舉行多語言的聯合崇拜,讓原本在不同崇拜中聚會的弟兄姊妹能聚首一堂,一同敬拜。教會上下老 少一同敬拜當然是極美的事,但同時,困難也是在於在同一敬拜中要切合到不同語言和不同年紀的弟兄姊妹的需要,以致有不少信徒覺得這類型的聯合敬拜通常是冗 長和繁複,而且所有內容都要翻譯,所以整體流程難免來得累贅,使參加的會友暗暗叫苦。就讓我們在今期文章中探討一下當策劃多語言聯合崇拜中應注意的事項 吧。 教會需要考慮以下幾點: 1. 會眾教育:在 平日的教會生活中,牧者和領袖應多提醒弟兄姊妹雖然大家參與不同的崇拜聚會,但大家也同是基督的身體,同以基督為元首,並同連繫於一主,一信,一洗,一神 的緊密關係中。而在聯合崇拜進行中,帶領者也可以強調這份合一,提醒會眾教會上下老幼能夠同心敬拜實在是一件美事。同時,對會眾的教育亦需包含信徒敬拜應 有的態度,就是將焦點投放在神身上,而不是客觀的環境或自己的感受。 2. 流程設計:一個多語言聯合 崇拜 的設計應以精簡為目標,從而平衡崇拜中因翻譯所引起的累贅。流程設計切忌將崇拜聚會變成綜合節目,應考慮將一些指定項目簡化,例如省掉報告時間和調整會眾 唱詩和講道時間,而另可加入一至兩項配合主題的特別環節從而突出該聯合崇拜的意義,可能是一個由不同語言會眾組成的詩班獻詩,或者是一段創意讀經,或者是 一段幻燈短片,又或者是見証分享等等。在設計流程時,我們應盡量準確地計算整個聚會需時多久,從而避免出現超時的問題。…